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2017年度致公党福建省委员会决算说明   2018年度部门预算说明   2018年市直部门预算公开表   2017年致公党福建省委公务用车购置费预算安排情况的说明   2017年中国致公党泉州市委员会部门预算说明及相关表格  
公示
简要介绍:      公示   因文印室复印机已经使用9年,目前耗损严重,部分配件已无法更换...
当前位置:福建致公网 >> 自身建设 >> 学习体会 >> 浏览文章
德国教育考察杂感三则
作者:王松良 日期:2015年12月07日 来源:致公党福建农林大学总支 浏览:

 

德国教育考察杂感三则

 

王松良

(致公党福建农林大学总支)

 

2015111,笔者随教育部组织的“中外合作办学质量保障体系建设培训团”赴德国进行了为期21天的考察学习。下面是三则所见所闻所感。

 

(一)

 

2015115考察德国洪堡大学。德国(洪堡)大学是现代研究型大学的发源地,但是他们发现了研究与实业的脱离对社会均衡发展的不利影响,及时转向关注职业技术教育,形成今天我们需要学习的双层教育体系,让德国的重工业成为世界样板,也让像前西门子这样的家族企业得以长久繁荣领先。相比同在欧洲还是“世界工厂”的英国,大学研究可谓世界翘楚(知名如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但在英国已看不到几家世界级的企业。美国的大学结合意大利最早大学通识教育的传统和德国研究型大学的思维(哈佛大学校长查尔斯.艾略特曾在德国农业化学家、近代实验科学的始祖李比希的实验室留学),前期偏向研究,直到艾氏自己认识到过度注重研究偏离了大学的目标,开始注重通识教育,逐步形成目前的美国大学教育体系:本科大类招生,执行通识教育,研究生集中科学研究。但中国全盘视德国、美国仍掉的东西为宝贝(此话似乎用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其他任何领域都适用),全国大学都简单地以研究为唯一的目标,除了早期效仿苏联的根源外,功利、短视和偷懒是三大原因。今天下午再参观西门子公司附属的职业技术学院,这种感想更深。

 

(二)

2015117考察了为世人孰知的、著名的《波茨坦公约》签署地,位于柏林西南80公里的波茨坦公园。汉语收听器讲述着194571782美、苏、英三巨头开会处置法西斯德、日的过程。德国因为纳粹法西斯党人的狂热让外人决定自己国家和人民的未来。波茨坦公约的直接结果就是柏林墙的竖起和美苏对抗冷战的开始,德国人民因无谓的意识形态差别饱受物理和心理的双重隔离。幸运的是,整体德国民族从政府到人民都能反思战争带来的苦难,特别是西德当局的自觉反思从宪法层面杜绝法西斯思维的重新发芽,也获得美国大哥的照拂,而从战后一片废墟中得以顺利恢复与发展,很快还以一个顶级制造大国。相比,日本也是法西斯战败国,对东南亚各国的残忍不亚于德国纳粹对以色列人的集中营屠杀,战后美国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对其无条件地照拂,但这是以牺牲东南亚和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为代价的。这里面有中国人自己的原因。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参加了726举行的美英苏中外长会议,而当时的国家总裁蒋介石却没来参加波茨坦会议,只象征性在公约上签名表示认可,不仅失去参与决策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失去学习争取自己国际地位和权利的过程。是的,八年抗日耗费了国民党政权大量的精力,没有上过几天学的蒋介石一心想着消灭共产党,对法西斯日本的处置草草了事,但最终还是被共产党赶到弹丸之地的台湾。我一直认为蒋蒋介石之所以输给毛泽东,文凭太低,没有国际化视野是是主要原因之一(笔者2012年暑假访问台湾中兴大学3个月期间,读了李敖先生的《蒋介石研究》系列著作,里面提到蒋介石在日本名为留学,实际上都在社会上混日子,没有学习到日本先进的军事理念和技术,最后也没有获得任何文凭就回国参加“革命”了)。因为他的见识太浅,既使和美国通的宋美龄结婚,加入了基督教,也没有获得美国人的青睐,更不了解美国的民主政治,坐失当时毛泽东代表的共产党呼吁建立联合政府和民主政治的良机。

在这个意义上看,最近国际主席习近平提出要努力提高国人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是有深意的。为此,无疑大幅度培养具备国际视野的人才必须先行,我国首创的“中外合作办学”事业肩负这个艰巨的任务,任重道远!

 

(三)

20151115在赴奔驰博物馆和培训中心考察的路上,领队提到巴黎恐怖爆炸案,让我有良多感慨,记录如下:

巴黎恐怖爆炸案已过去2天,它无疑将会让法国、德国乃至欧盟调整接受中东难民的政策。恐怖主义一而再地发生,很大一部分人可能都认为这是伊斯兰教徒的极端信仰和文化带来的问题,但我感觉根源还是资本主义过度膨胀造成的:资本市场化的副产品是金融危机流行,资本工业化的副产品是污染(病毒)流行,资本政治化的副产品是恐怖流行。从这个意义看,西方社会每个人特别是法国政府要员都要认真阅读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2014年出版的《21世纪的资本论(Capit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一书。该书指出资本是造成目前全球性的贫富差距与不平等,甚至是全球恐怖主义盛行的根源。或者应更早一点去领会上世纪80年代末(1989年)美国政论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出版了系列专著《现代世界体系》,此系列书籍深刻揭示了经济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危机问题:资本主义所在的发达国家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力量,总是位于世界体系的中心位置,发展中国家永远处于世界体系的半外围(semi-peripheral)和外围(peripheral)位置,为前者输送了无限资源和人力。近50年来,发达国家通过持续发明资本全球化的手段不断抽取半外围和外围国家的经济发展利润和利益,让它们长期立于不败之地,而那些处于半外围和外围的国家由于失去人民的耐心和信任,很多变成失败的国家,目前这些国家遍布在非洲、南美和中东(近50年靠近中心位置的国家和地区除早先的亚洲四小龙和近期的中国大陆外,无一来自发展中国家)。

中国在近30年来由于自动去适应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论,把广大农村地区(农业和农民)作为城市的外围支撑着后者的工业化和资本化过程,但也形成严峻的公平公正三农和环境破坏问题。习惯性的恐怖爆炸和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启示意义在于:让整个世界成为中国的市场之后会怎样?面对极端环境破坏及其给人民健康的威胁,面对积重难返的三农难题,面对城镇化大潮的资本下乡掠夺资源的疑问,在生态文明和科学发展观的学术和政治一致话语的背景下,我们需要思考:国家生活中有哪些东西不能市场化?什么样的资产才可以私有化?什么的事业可以产业化?一句话,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学?

上一篇文章:年话
下一篇文章:不忘初心 致力“赶考”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